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你每天怎么上班金焰律师?开车、坐地铁、公交,打车也是很多人的选择。每天打车的你,对什么时段多长路程的价格大概了如指掌了。但,不同手机打车价格不同,这你听说过吗?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最近,上海复旦大学教授孙金云带领团队做了一项“手机打车软件打车”的调研。团队在国内五个城市,花了5万元,针对滴滴快车金焰律师、街头扬招出租车、滴滴快车、神州、易到打车等六种叫车方式,收集了常规场景下的818份样本。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手机越好金焰律师,价格越贵?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大数据杀熟已经成为数字经济时代耳熟能详的话题了。不管是点外卖、订机票还是订酒店,用户被大数据杀熟的报道都屡见不鲜。那么,打车平台是否也存在歧视性定价、大数据杀熟行为呢?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最近,上海复旦大学教授孙金云带领团队做了一项\"手机打车软件打车\"的调研。他们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和重庆,专门打车800多次,花费50000元换回了这份打车报告。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报告显示:苹果机主更容易被专车、优享这类更贵车型接单。如果不是苹果手机,则手机越贵,越容易被更贵的车型接单。调研当中,还发现实际车费比预估费要高,而这样的情况占比高达80%。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记者暗访调查,网约车司机也表示实际车费肯定比预估价高;因为没有各种打车补贴和优惠,苹果手机的价格会贵一点;现在打车也确实更难。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报告显示:苹果机主更容易被专车、优享这类更贵车型接单。如果不是苹果手机,则手机越贵,越容易被更贵车型接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调研当中,还发现实际车费比预估费要高,而这样的情况占比高达80%。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

记者暗访调查,网约车司机也表示实际车费肯定比预估价高;因为没有各种打车补贴和优惠,苹果手机的价格会贵一点;现在打车也确实更难。

手机越贵,打车费就越贵

滴滴平台似乎格外“关注”苹果手机用户、伺机收取“苹果税”。

一般来说,我们打车的时候都会使用“一键呼叫”功能。统计数据显示,用苹果手机打车,更容易叫来价格贵的舒适型车辆(比如专车、优享等)司机接单,这一比例是非苹果手机用户的3倍。

调研团队以将手机品牌(是否为苹果手机)与手机价位作为自变量,以是否“被舒适”接单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苹果手机和高价位非苹果手机都对用户“被舒适”订单产生了正向显著影响。如果乘客使用的是苹果手机,那么就更容易被推荐舒适型车辆;如果乘客不是用苹果手机,那么就要看他的手机的价位,手机价位越高,则越有可能被舒适型车辆接走。也就是说,除了苹果手机外,其他手机也被打车软件平台细分为了三六九等,手机最贵,打车价格越贵。

此外,\"苹果税\"还体现在苹果用户比非苹果用户享受到的打车优惠更少。数据统计发现,苹果手机用户平均这一差异十分显著。

一般来说,我们打车时不时会收到补贴和优惠券,但对苹果手机而言,这项优惠略等于无。

800多份样本表明,只能获得2.07元的优惠,仅为非苹果手机的一半,而非苹果用户平均可以获得4.12元的优惠。当系统识别你是苹果用户时,平台就自动将更多补贴给到了更容易受补贴转化的安卓用户。

这,不就是大数据杀熟么?

【手机越高端(贵),打车越花钱】

记者为了验证以上结论,随机寻找几位市民做样本,大家都用滴滴出行从深圳中心书城打车到东湖公园,然后将平台的“一口价”进行了对比。

苹果vs华为

市民尹先生用的是华为手机,市民刘女士用的是今年新买的苹果12,价格6000多。

同样是从中心书城到东湖公园,尹先生“一口价”需要31.5元,刘女士则需要33.38元。但因为刘女士有6.68元的优惠券,所以最终价格是26.7元。可见如果把优惠券考虑在内,“苹果手机用户的打车费更贵”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

华为vs华为

两位用华为手机的市民同时打开滴滴出行,输入同样的行程,发现两者打车费差距6块钱。并且打车费更贵的市民,手机的价格也贵一些。

同样的时间地点,不同价格的同一品牌手机,产生的“一口价”费用也不同。有市民表示,虽然只有几块钱差价,但是依然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为何实际价格总预估价高?

在复旦大学教授做的调研中,还发现实际车费与预估价总有差距。实际车费比预估价更贵的情况占比高达80%。

平台有意调低预估价格

如果用户通过打车软件下单,实际支付价格比软件预估价格高出许多,这时往往会让乘客有受到欺骗的感受。

如果乘客同时比较几个平台的估价后根据估价最低的平台作出出行选择,那么就明显存在有个别平台有意做低估价进行不正当竞争了。

同时各平台开通免密支付功能,大大降低乘客对于实际支付价格的可感知度。

本次调研还就打车软件的预估价格和实际支付价格之间的差异做了深入透彻的分析,以下是其中一些有价值的发现。

调研团队按不同城市来观察,除重庆外,打车软件在上海、成都、北京和深圳四个城市中预估价格和实际支付价格之间都存在显著差异。

其中上海是打车软件价格被低估最厉害的城市,实付比预估高达11.8%,深圳也许是打车软件竞争更激烈的地方,实付比预估价格竟然低了6.5%。

分平台来看,数据表明,除T3、美团和高德这三个平台无显著性差异外,滴滴和首汽都存在明显的价格低估现象,滴滴平均低估6.7%,而首汽平均低估10.9%。其中曹操平台的实付价格明显低于预估价格达21.1%,推测可能是平台为了开拓市场进行优惠补贴所致。

调研团队再以上海3个打车软件平台数据对比来看,实付价格比预估价格的高出程度,滴滴是最高的,实付比预估高达18.5%,其次是美团,高出9.7%,首汽排名第三,高出7.6%。不过在成都,情况则相反,首汽低估11.4%,美团低估10.8%,滴滴则低估5.2%。

有人会表示,估价不准和早晚高峰的拥堵情况有关联。

为此,调研团队选取一天不同时间段的价格高估程度,对比来看早晚高峰是否低估水平一致?非高峰时间段是否高估不显著?

研究发现,上海晚高峰和夜间非高峰这两个时段打车价格是较容易被打车软件严重低估的,这两个时间段实付价格都比预估价格高出近20%,而成都日夜间两个非高峰时间段打车软件低估率都差不多,均在10%左右

对于复旦大学教授的质疑,记者在暗访时,从滴滴司机的回答中得到了证实。视频中的司机表示“预估价是为了吸引你(来打车)”。而需要提醒的是,实际的路况和预估路况也是有出入的。

平台补贴,先涨后降?

所有的网约车平台都会不定时给用户发放优惠券,那么这些补贴是平台自己出的钱,还是将成本转嫁给了司机呢?

数据表明,当有优惠的时候,平台的平均抽成比例跌为负值,所以可以看出平台确实自身提供了补贴。

不过,没有优惠时,软件最终计价(优惠前价格)与司机端的价格差距为14%,有优惠时却提高到了21%,也就是先提价再减免。

这种“先涨后降”行为我原本以为只在网购平台上存在,没想到网约车平台也是如此,它的目的无非是让顾客感觉到享受了更多优惠,从而提高用户粘性。

大数据“宰客”套路多?

通过对比2017至2020年三个年度的数据,复旦大学调研团队发现,相比2017年,乘客等候的时间到2020年竟然翻了一倍。而打车的费用相比三年前则上涨了近14%。

“熟人”打车比“新人”贵;打车人越多,打车费越贵;人多排队时,加价即可插队……这些都算得上是大数据“宰客”了。

对于这些大数据宰客现象,有记者询问滴滴出行的有关人员,他们表示正在梳理相关情况,将及时向公众做出回应。

换个平台就能不被“宰”?并不能。

深圳市电子商务服务中心部长 洪培林:

平台它不是通过人工去进行干预定价的,它完全是基于大数据技术的算法,也就是说你切换不同的平台,也很难获得一个比较公平的价格。因为行业跟市场,人才是流通的,技术也是流通的。

《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已发布

近期,相关部门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明确指出,一旦平台被认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将面临“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的处罚。

不过有律师表示,只要一天不出台专门针对“大数据杀熟”的法律法规,“大数据欺诈”的情况就难以消失。

律师 金焰:

这是很多APP有的现象,他们很多根本就称不上是垄断者,但他们仍然在违法用这种方法。我觉得要彻底根治这个问题, 不能是消费者投诉一单咱们就处理一单,这样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 ,应该由监管层以国家的名义对其一罚到底。

消费者擦亮双眼货比三家有效避坑

由于“大数据杀熟”的隐蔽性较强,也提醒消费者要擦亮眼睛,货比三家,有效避坑。

深圳市电子商务服务中心部长 洪培林:

当市民遇到大数据杀熟的时候,第一时间可以使用电子商务法规定的“7天无理由退货” 保护自身权利,另一方面,也应该及时向相关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进行举报,以确保自己的权益能够得到保护。

打破垄断,从\"扬招\"做起

应该反思的是:当我们需要打车时,拿出手机点击某款固定的打车软件,是否真的经济划算,且效率最高?孙金云副教授的实验里其实有一项\"扬招\"(扬手招车)专项测试。结果显示:除北京外,“扬招”是各城市打车最快的首选。

所以打车时,我们不妨突破思维定式,多考虑几个途径!  

当你长期使用一款软件和轮流使用不同软件的时候,你在算法里得到的待遇是不同的。孙金云副教授呼吁大家:打车时能用多个平台就尽量不要用单一平台,能不使用打车软件就不用。努力形成打车多元生态,延缓独家垄断时代的到来。长期使用一个平台,得到的福利最少;换一个软件,可能会收到更多优惠券!因为当你的行为固化并出现在网络上,会带来这个行业赢家通吃,最后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我们现在看到一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在80%左右,这已经接近于垄断地位,对用户和乘客都是不利的,对于司机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要有对策算法的方法!

  • 金焰律师:复旦教授打车800余次,手机越贵打车费越高,这是为何?已关闭评论
  • 97 views
    A+
发布日期:2021年05月01日  所属分类:网络推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