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担心涉黄涉毒的“共享睡眠舱”被叫停了!

(原标题:网友担心涉黄涉毒的“共享睡眠舱”被叫停了!)

24小时营业,没有一名服务员,没有押金,没有额外计费,不用登记身份证,开门就能睡。“共享睡眠舱”刷爆了互联网圈,这一新生事物甫一问世,便引来了支持和反对两种声音。

支持者理由如下:“如果合理布局,设施齐全,干净卫生,绝对安全,再加上合理定价,在车站码头医院等公共场合,可以有效打击黑旅馆,方便群众”“这种最适合短期出差的人”。

反对者的声音有四种:一为斥责效仿,认为这是效仿日本的“胶囊公寓”;二为质疑价格较高。比如有评论者举例说。“桑拿会所88元24小时。泡澡、网吧、台球等,还有自助餐。都是免费的,比这好多了”;三为担心卫生问题,害怕不卫生及传染疾病。不过,有体验过的朋友表示可以领一次性床上用品,且在入住用户走后,睡眠舱便进行紫外线消毒;四为担心涉黄涉毒以及个人隐私泄露。

图为“共享睡眠舱”

图为“共享睡眠舱”

跃跃欲试的网友们还没来得及体验,享睡空间就已暂停营业了。据中新网报道,7月15日上午,北京中关村创业公社的一处共享床铺“享睡空间”在本该“用舱”高峰期大门紧闭,一自称为该区域办公人员的男子称,“共享睡眠舱”已被警方查封,具体原因尚不得知。

而继北京的“共享睡眠舱”被关停,7月17日下午,上海的“共享睡眠舱”也拆除了。上海公安局表示,“共享睡眠舱”是个新模式,尚未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目前在上海已被叫停。

据澎湃新闻报道,“享睡空间”总负责人代建功表示,下午两点接到上海公安消防局的通知,建议最好拆除,有瑕疵,因为密闭的空间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如应安装烟雾感应系统等。而北京方面,他目前暂未收到被查封通知,此前相应管理人员去看过,“但我们的工作人员并不知情。15日下午(媒体报道后)场地方提出,还是暂时不要开放比较好。”

此前被曝关店的北京“享睡空间”的合作场地方是北京中关村创业公社,7月17日,该创业公社创意营销部总监杜美丽回应称,“享睡空间”租借了创业公社场地做展示,签订了入驻协议,目前尚在体验阶段,进行产品测试。“不涉及到经营问题,所以我们没有去查对方资质”。

代建功表示,关停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地的体验店,进行技术整改,等和卫生、工商、公安、消防部门沟通调整后,再开放体验。“我们也想着,借这个关门的时机,把系统升级了,身份认证和支付系统也完善一下,也跟主管部门进一步沟通。如果不能让消费者满意,也不能达到政府的监管要求,我们肯定不会正式大规模地推出这个产品”, 代建功说。

据法制日报报道,“现在和相关部门在本周周二和周三做了预约,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是充分尊重他们的意见和管理要求。”代建功反复说,“有一点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就是我们这个产品是共享休息,它就是为设置点的上班族提供中午短时间的休息需求,它不是共享睡眠、租赁或者旅馆。”

代建功曾是“搜房网”的执行董事、CEO和总裁,也是依依短租的创始人和CEO,他最新的头衔是“享睡空间”总负责人,北京享睡科技有限公司的CEO。

惠州SEO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