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股份怎么了:预亏超10亿,裁员数千,哈药如何从神话退变为笑话?(哈药股份2019分红)

作者哈药股份怎么了:张铃

哈药股份怎么了:预亏超10亿,裁员数千,哈药如何从神话退变为笑话?(哈药股份2019分红)

来源哈药股份怎么了:健识局

哈药股份怎么了:预亏超10亿,裁员数千,哈药如何从神话退变为笑话?(哈药股份2019分红)

哈药股份怎么了:预亏超10亿,裁员数千,哈药如何从神话退变为笑话?(哈药股份2019分红)

1月29日,哈药股份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司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亏损6.9亿元到10.1亿元左右哈药股份怎么了。

这不是哈药第一年亏损。2019年,哈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亏损1214.8万元。而2018年,哈药股份还是盈利2.4亿元。连续两年亏损,哈药股份有可能被上交所“特别处理”,即ST。

对于巨额亏损,哈药股份给出的解释有四:一次性辞退福利支出4.79亿元;新冠疫情以及医药市场环境波动等不利因素影响;公司作为股东的GNC破产,预计减少利润总额1.37亿元;厂址搬迁和设备改造,预计减少利润总额6928万元。

在风险提示中,哈药还特别列出:根据公司“三项制度”改革员工劳动关系调整方案,预计本年度还将发生员工补偿费用1.1亿元。

短短两年,从盈利超两亿,到亏损超十亿,哈药颓势不减的背后,是国有药企混改的阵痛,以及东北药企广告投放模式的失败。

“混改流于形式”

谁能拯救哈药?

疫情、市场环境、搬迁、改造设备,排除这些不可抗的因素后,大批量的员工辞退和全球化投资失利,才是哈药此次大额亏损的主要来源。

“和疫情一点关系没有,哈药要卖地皮,逼着职工走。”2020年10月31日,一则哈药员工签订《解除劳动合同》的视频在《冰城网》上发布,视频下面众多网友留言:哈药曾治愈了许多人,如今自己却瘫痪了;哈药要废了,老职工心寒;哈药是被人玩坏的,哈药人都明白……

近年来,哈药的裁员开始与业绩的持续下滑相并而行,对生产人员、营销人员进行剥离,成为惯常的做法,此前,就有哈药老员工对健识局感叹过,“都剥离得差不多了。”

而这一次,裁员与离职潮一起到来,哈药股份在业绩预告中提到:裁员带来的一次性辞退福利支出为4.79亿元。

健识局多方联系哈药集团和相关人士询问裁员具体比例,均无确切回应,此前,财经网记者也曾联系哈药集团询问具体被裁人数,对方回应“以公告内容为主”。

根据辞退福利支出的庞大数额,可推测出哈药股份此次裁员量不在少数。如果以每位被裁员工赔偿10万元计算,哈药被裁人数将达5000人左右。

裁员之外,哈药豪掷近20亿元认购的世界保健品巨头GNC,因经营不善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这让公司预计损失1.37亿元。

哈药股份如今的种种颓势,与其3年前开展混改时候的雄心勃勃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2004年,哈药集团开始引入社会资本,包括中信资本控股、美国华平、辰能风投3家新股东。增资完成后,哈药集团原实际控制人哈尔滨市国资委的持股比例下降至45%。

2017年底,哈药集团启动第一次混改。中信资本以29.2亿元现金增资哈药集团。按计划,混改完成后,中信合计持有哈药集团60.86%股权,超过哈尔滨市国资委成为实际控制人。但是,由于涉及国企控制权转让,这次增资计划在2018年6月宣布终止。

2019年5月,哈药集团开始第二次混改。重庆哈珀、黑马祺航两家投资机构分别以8.05亿元、4.03亿元现金对哈药集团增资,分别获得10%、5%股权。

恰恰是在不断引进社会资本的这15年,哈药经历了从辉煌到跌落神坛的局面。2011年,哈药归母净利润为5.79亿元,较2010年下跌48.76%。2013年以来,哈药营收更是连续下滑,并在2019年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值。

对此,央企煤炭资源优化整合平台“国源时代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资本运营部总经理符胜斌在2020年8月撰文指出:“哈药的混改流于表面和形式。哈药无法摆脱传统老国企种种制度、习惯、文化和理念的桎梏和束缚,进行彻底的改革和战略调整。”

“哈药模式”失灵

何时能再出发?

“哈药低头做事太久,抬头看路的时间不够。”这是哈药集团现任总经理徐海瑛在2019年3月刚入职之时对媒体的表态。

业内人士则有另一套说法:这些年医改政策频繁冲击,几乎招招都打在哈药的软肋上。

1993年,哈药成为中国首家医药类上市公司,此后二十年一路狂奔,真正做到了家喻户晓,光环加身,曾连续五年名列“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第一名。二十多年后的2021年,哈药股份市值仅61.67亿元,同为国企混改经典的云南白药如今市值超过1690亿元。

哈药最知名的是广告推广的“哈药模式”。2000年,哈药开始进入广告市场后就投入了12亿元,见缝插针投广告,全明星的阵容,靠着广告轰炸,再加上强大的地推团队,哈药开创了“广告+地推”的药品销售的“哈药模式”:以密集广告强势拉动大营销。

除非关掉电视,否则没有人能够躲过哈药的广告轰炸。

但这个模式不是万灵药,当“哈药模式”被很多企业学会,当广告环境和广告法在改变,当媒体广告位经历一轮上涨,当电视观众持续下滑……广告模式无法一直灵验。而基药招标、药品降价、环保、限抗、限辅助用药、取消药品加成、两票制等政策,让哈药的优势板块遭遇市场难题。

外部遭遇重重围困,内部也“千疮百孔”:研发投入不足、产品结构老化、人员结构老化、与市场变化脱节。2019年,曾任诺华集团中国区总裁的徐海瑛出任哈药总经理,这一时间节点,被哈药老员工形容为“内忧外困的关键时期”。徐海瑛也颇有信心,曾信誓旦旦地表示:“我的目标是让哈药重现辉煌,实现哈药的再出发。”

但哈药的困难并不像徐海瑛所说的那样,“都摆在台面上了”。在她执掌两年之后,哈药成为了一个在下坡路上加速狂奔的企业。

亏损之外,哈药的产品质量问题也屡屡出现。2021年1月,上海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就曾在通告提到,哈药的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含量测定不合规。

2019年,徐海瑛在与哈药中层以上领导召开的一场闭门头脑风暴会上说:“我们这一波人是抱着创业精神来的,因为要重建,各种重建。” 哈药如何走出至暗时刻?重建何时才能完成?还没有看到答案。

  • 哈药股份怎么了:预亏超10亿,裁员数千,哈药如何从神话退变为笑话?(哈药股份2019分红)已关闭评论
  • 36 views
    A+
发布日期:2021年06月04日  所属分类:SEO小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