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在18、19世纪死亡时钟测试,生与死的界限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新的科学知识,如用电来操纵生命,闻盐来使失去知觉的人复活,似乎预示着死者可能并不是真的死了。因此,18世纪的死亡测试方法得以发展,从可怕的,如切掉一根手指,到怪诞的,如拉舌头三个小时。在玛丽·雪莱(Mary Shelley)的《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时代,让死人起死回生似乎是可能的——所以在把一个人埋进土里之前,确定他是否真的死了,显得尤为重要。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在1800年左右死亡时钟测试,随着死亡的医学定义和检验死亡的方法的演变,死亡的标准也在发生变化。人工呼吸曾许诺让看似死去的人复活,但这却提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即如何从医学上确认死亡。其中一种测试,烟草烟雾灌肠,对受害者和医生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而其他的测试则需要在尸体上倒开水或用剃刀切脚来测试他们是否真的死亡。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家人希望在他们的亲人被埋葬前死亡时钟测试,确保他们是否真的已经死亡。也许这就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哀悼者在葬礼前,要和尸体呆在一起好几天的原因。安全的棺材,和在停尸房的等待,缓解了人们对被埋葬的恐惧。虽然殡葬业者承诺不再使用这些可怕的死亡测试,但死亡始终是一个可怕的过程。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把脚切开烧灼,把针塞进脚趾甲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脚是人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但只有在人还活着的时候才会这样。为了确定一个人是否真的死了,医生们想出了各种可怕的脚部酷刑,包括用剃刀切割尸体的脚底。另一种残忍的方法是在脚趾甲下塞针,或者在脚上用滚烫的熨斗。如果尸体通过了“脚部折磨测试”,它可能会被安全地埋葬。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把烟草烟雾灌进肠道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在18世纪晚期,烟草灌肠是一种肯定能让溺水者复活的方法。大约从1774年开始,“抽烟烟斗的伦敦医生”会向溺水者插入灌肠管,然后将烟雾吹入直肠。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该设备被认为有两种效果:一是使身体升温,二是刺激呼吸。但是烟草烟雾灌肠也有它的危险:如果医生不小心吸入而不是呼出,他可能会吸入霍乱而导致自己的死亡。最后,医生们引进了风箱,这样医生就不用直接把烟吹到病人的屁股上了。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把带旗帜的长针,插入心脏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一位名叫米德道夫的德国科学家,提出了一种名为“心脏旗”的测试来测试死者是否真的死亡。心脏旗是一根长长的针,米德道夫让医生将其插入一具似乎已死的尸体的心脏。如果心脏还在跳动,一面旗帜就会弹出并展开,证明这个人还活着。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这不是一个假设的测试——它被用在了很多人身上。1893年,一位名叫塞维林·伊卡德(Severin Icard)的医生用一具尸体上的心脏旗向死者的亲属证明,她不会被活埋。不幸的是,这名女子的家人指控他用心旗杀害了她。因此这成了新闻界的丑闻。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把滚烫的水倒在尸体上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滚烫疗法,顾名思义:把滚烫的水倒在一个失去知觉的身体上,看看它是否会死而复生。一位名叫巴尼特的英国人,设计了一种稍微严格一些的烫伤试验,建议在手臂上烧一块皮肤,看看它是否起水泡。根据巴尼特的说法,如果皮肤没有起水泡,那么身体就没有生命。与此类似,一些医生建议通过燃烧尸体的鼻子,使其起死回生。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砍掉一根手指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

许多18世纪和19世纪的死亡测试,都涉及手指。一种可怕的检验死亡的方法,是砍掉一个人的手指。人们认为这种方式可能会使尸体起死回生——或者证明这个人实际上已经死了。其他涉及手指的测试包括把手指放在蜡烛火焰上或寻找指尖的血液循环。虽然依旧可怕,但至少这听起来比砍掉一根手指的痛苦要少。

在尸体的胃里,放一个温度计

确定一个人是否真的死了的可靠方法,是使用温度计。但在19世纪,医生们不会胡乱使用舌下测量法。1841年,克里斯蒂安·弗里德里希·纳斯发明了一种可以插入尸体胃里的长温度计。然后温度计可以测量身体的体温,以确定是否有生命存在。

当然,如果一个人还没死,把体温计塞进他的胃里也可能会引起反应。

等待它开始腐烂

停尸房的概念相对简单:一具尸体要在停尸房存放几天,以确保它在被埋葬前开始腐烂。这个概念非常受欢迎,19世纪后期在德国出现了很多。

但在实践中,停尸房存在一些问题。首先,护士们不喜欢看守满是尸体的病房。但尸体的腐烂分解带来了一个更大的问题,为了掩盖腐肉的味道,停尸间堆满了鲜花。

有节奏地拉舌头三个小时

如果操纵舌头有助于进行人工呼吸,那么为什么不拉一下舌头看看尸体是否真的死了呢?这是J.V.拉博德博士的建议,他建议有节奏地拉死者的舌头三个小时。

据拉博德说,他曾经用强力的钳子猛拉一名失去知觉的妇女的舌头,成功地使她苏醒过来。那位妇女抱怨说疼痛难忍,但至少她还活着。拉博德甚至为停尸房发明了一种拉舌头的机器。即使是不熟练的太平间助理,也能在尸体被埋葬前确定它是否真的死亡。

给尸体留个铃,以防它还没死

这个工具由德国医生Johann Taberger开发,被称为安全棺材。在每具尸体的口袋里放一把钥匙,这样他们就可以从里面打开棺材。Taberger的版本包括用绳子把尸体和地上的钟连接起来。如果棺材里的“尸体”醒了,他可以按铃提醒活人。Taberger的设计只有一个Bug:腐烂引起的浮肿会导致尸体移位,引发假警报,让活人感到恐惧。

电击面部

在18世纪早期,电刺激或使用电流引起肌肉收缩的过程是一门科学。科学家路易吉·伽瓦尼在1791年宣称电是生命的力量,这项技术甚至启发了玛丽·雪莱创作《弗兰肯斯坦》。所以医生们发明了一种电流死亡测试也就不足为奇了

1805年,克里斯蒂安·奥古斯特·斯特鲁建议用电电击尸体的眼睛和嘴唇——如果那个人还活着,那就会造成肌肉痉挛。不幸的是,该设备过于昂贵,以致于电流死亡测试没有流行起来——尽管图示暗示这种测试是万无一失的。

利用人体释放的气体,来让隐形墨水显现

塞维林·伊卡德博士在19世纪末提出了一种死亡测试,几乎像一个魔术。伊卡德用醋酸铅在一张纸上写下了短语“我真的死了”。这些字是看不见的,直到他把纸放在尸体的鼻子上。如果身体正在释放二氧化硫,存在于腐败的气体中,无形的文字会像魔术一样出现在纸上。

然而,在现代牙医出现之前,龋齿或扁桃体炎也会产生二氧化硫,造成误报。

把它埋在棺材里,如果需要的话,很容易取出来

1843年,克里斯蒂安·艾森勃兰特(Christian Eisenbrandt)为他的救命棺材申请了专利,他把这种棺材称为“用于可疑死亡的棺材”。这种棺材有两种工作方式:一种是使用杠杆和弹簧,而不是普通的铰链,它连接在死者手指上的一个环上。尸体的任何移动都会导致棺材被打开。此外,这个救生棺材的顶部有一个网孔,可以防止窒息。艾森勃兰特建议将棺材保存在墓穴中,直到开始腐烂。

把尸体的手指放在耳朵里,听一辈子

Leon Collongues医生认为,耳朵可以检验是否死亡。他声称,当他把一个活人的手指放进他的耳朵里时,由于轻微的肌肉运动和毛细血管功能,他听到了嗡嗡声。而死人的手指一点声音也没有。Collongues不只是想把人的手指伸进他的耳朵看他们是否死了——他还认为嗡嗡声的性质可以用来诊断疾病。

用有刺的灌木摩擦身体

一位名叫M.韦伯教授的法医专家开发了他自己的死亡检测方法,其中包括刺丛。他建议在死后几小时用硬毛刷在尸体的皮肤上摩擦。如果一个人真的死了,在摩擦之后,皮肤会看起来像羊皮纸一样。韦伯的技术受人尊敬,以至于他赢得了巴黎科学院5000法郎的奖金。

公众号:Like历史,求关注

  • 死亡时钟测试;在18世纪,人们用这14种方法,来确定尸体是否真的死亡已关闭评论
  • 13 views
    A+
发布日期:2021年03月28日  所属分类:SEO小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