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欧洲的福利制度究竟是好是坏?

每一项社会制度都有其两面性,绝不能简单地用“好”和“坏”来划分福利。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下,福利制度可能就是一种社会的“稳定器”,而到了另外一种社会环境下,福利制度就可能成为社会动乱的“催化剂”。欧洲作为世界上高福利最集中的地区,有着其复杂的历史过程和社会背景。不过如今的欧洲高福利制度似乎正在“反噬”欧洲社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弊端越来越凸显了出来。总得来说,欧洲的福利制度是先“好”后“坏”,先“甘”后“苦”,曾经的高福利制度是欧洲国家的一种骄傲,但随着福利制度被过度滥用,高福利最终给欧洲国家酿出的一定是一杯难以下咽的苦酒。

福利,欧洲的福利制度究竟是好是坏?

工业革命的成功和全世界范围对殖民地的肆意掠夺,使欧洲国家积累了大量的国家财富和社会财富福利。多党制使得各个党派为了拉选票,俘获人心,更使得福利开销节节攀高。从一开始“适当”的福利制度,到后来“很夸张”的福利制度,欧洲国家走过了一条和世界上其它国家所不同的社会发展之路。

福利,欧洲的福利制度究竟是好是坏?

福利,欧洲的福利制度究竟是好是坏?

下面重点以法国为例来说一说欧洲国家的福利制度究竟有多好

福利,欧洲的福利制度究竟是好是坏?

法国是欧洲国家之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国家福利,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从去年年末开始闹得如火如荼的法国“黄背心运动”了。法国民众为了反对政府的燃油税上调,从去年11月份开始,就走上了街头进行示威抗议,继而成为一场大规模的骚乱暴乱,严重的影响了法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的稳定,这其实就是被高福利宠坏,受不得一点委屈的一种露骨的表现。

在法国,福利开支占到GDP的34.9%。每一位公民从出生到死亡,可以说每一天每一刻都在享受着高福利带给他们的“浪漫”生活。他们享受的国家福利待遇名目繁多,加起来竟然会有400余种。法国的福利制度有个特点,那就是只要你有法国的合法居留身份,那你就可以和法国人享受同样的福利待遇。我有一个亲戚,她在法国留学,尽管不是法国公民,但照样享受和法国人一样的待遇,什么住房补贴、育儿补贴,法国人有的她都有。

法国的医疗保险是全民性质的,公民每年大概只需缴纳几百欧元的医保费即可。这个医保费大致相当于法国人一个星期的最低工资。另外,失业者也是可以免交这个医保费的。假如你的家庭只有你一个人工作,那么你还可以将你所有的家人都纳入到你的养老保险之中,而不用另外去交医保费。

同样享受高福利待遇的还有法国的农民。比如,农民一公顷的农田补贴是400欧元,相当于3560元人民币。一头牲畜的补贴是300欧元,相当于2670元的人民币。法国有两百来万农业人口,算起来这个补贴数字还是相当大的。

法国对农民的补贴也许自有人家的道理,而对没有工作和低收入的家庭,法国的福利就真的是好的不得了,有点看不懂的意思了。到2018年,法国的最低工资标准是1498.47欧元/月(税前),以这个标准,只要你没有工作,或者收入低于这个最低工资标准,那么政府就会补助你405.62欧元——851.81欧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金。而如果你有两个以上的孩子,那么每增加一个孩子,你还可以从政府手里额外拿到162.25欧元的额外补助。把最后的这三个数字换算成人民币,分别是3610元、7581元和1444元。你可以拿着你的计算器,默默地感受一下这些数字背后的含义——人家的美满和你的心酸。

法国实行的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全程免费教育制度,除此之外,如果你的家庭收入低于一定的标准,那么你的孩子每个学期还可领到249.07欧元的困难补助。

法国的高福利无所不在,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对于残疾人,政府给与每个月109.40——1025.72欧元的补助。在一些城市里,低收入的人还可以享受免费乘坐公交服务,有的城市干脆把公交公司当成了福利社,全民都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这可是我们国家某些城市只有在雾霾天汽车限号时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啊!

德国和法国的高福利大同小异

近些年,中东难民纷纷拥入德国,主要就是奔着德国的高福利待遇去的。在这个欧盟主要成员国,社会福利开支巨大,占到了整个GDP的27.6%。和法国大体类似,德国的社会福利几乎覆盖了社会的方方面面,事无巨细,高福利一概都给你包了。不但如此,德国还有更“暖心”的福利措施,比如,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救济金只相当于他们的一点“零花钱”,他们想买贵重物品就大大方方的去买,一点都不用为钱发愁,因为只要你是买单价超过30.68欧元的日用品,社会福利局都会给你买单的。

再举个例子。在德国的黑森州有一位弗先生,他就不用辛辛苦苦的出去工作,因为他每个月都可以从政府手里领到350欧元的救济金和112的养老金,他租住的房屋有100平方米,房租也是社会福利局给他交的,这就是说,吃穿用住,政府福利部门都给他包了。

英国的福利情况和德法大致相当。在英国,社会福利的开支也占到了GDP的25.9%,只比德国略低那么一点点。

下面说说北欧国家的福利情况

英、法、德三个西欧国家的高福利制度已经如此,但跟北欧国家来说,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们以瑞典为例。瑞典在1847年就颁布了《济贫法》,开始在高福利制度上一路狂奔。这个北欧国家把福利当成了公民的基本人权且在法律上给与了充分的保障,已经把高福利制度上升到了一个法律的层面上了。

不知你有没有听过,在瑞典,不但老婆生孩子有“产假”,而且连老公都有长达九个月的全薪“产假”,恐怕这也是全球首创吧。对于有孩子的家庭来说,孩子年满16岁以前,父母均有生活津贴;而孩子年满16岁以后,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基础之上,则还可以继续领取教育津贴。

在福利天堂一般的瑞典,凡是20岁以上的失业者,每天都可领取320瑞典克朗的基本失业保险金。注意一下,这个失业保险金是按天数来领取的,这是瑞典政府担心失业者按月领取赶不上趟采取的措施,怎么样,够贴心吧?

那每天320瑞典克朗换算成人民币大约是233元人民币,瑞典人一天什么都不用干,就能领二百多元人民币,你听了会不会晕?

北欧三国的其他两国丹麦和挪威都和瑞典一样,都无一例外的实行了高福利的社会福利制度,三个国家社会福利开支占GDP的比例分别为:

瑞典38.2%,挪威33.2%,丹麦37.9%。这些都还是2013年的数据,六年过去后,现在的数据应该更高一些了。

高福利在带来“高幸福指数”的同时,也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因为用来高福利的那些钱并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整个社会的GDP贡献出来的,是纳税人交税交出来的。把社会财力用在高福利上,确实会对低收入人群甚至整个社会都有一种“安抚”作用,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群获得生活保障也是必要的,这是一个文明社会所必须做到的一件事。但同时,过于膨胀的高福利也会产生两个很大的副作用:一个是降低了工作人群工作的积极性,一个是养成了社会上闲散人员的懒惰习性。

从2015年爆发的欧洲难民危机,到今年10月23日在英国一辆货车的冷冻货柜中发现39具越南人尸体,暴露的是西方国家在国际人口流动之中存在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一方面各个国家内部存在着大量的工作位置没人上岗,一方面又存在着大量的社会闲散人员不去工作。这样必然会使得大量的其它国家的劳动力争相去欧洲国家打工以获得高工资,但欧洲国家却又把自家的大门关得紧紧的,这样再倒逼“偷渡客”通过各种非法途径进入欧洲国家。这样的一个奇怪的连锁反应,恐怕是欧洲国家最不想看到的。很明显,光是对偷渡现象和“蛇头”进行道义上的谴责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欧洲国家不反思自己国家制度上出现的那些问题,不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些问题,光治标那是治不了本的。

警钟已经在敲响,欧洲国家究竟能不能警醒呢?

那到底高福利制度到底会给欧洲国家带来哪些问题呢?

首先,高福利从某种意义上是在“鼓励”懒惰,抹杀勤快。既然“不劳”就可以“而获”,那么去工作去为社会积累财富就成了一种“义务”。尽管还是会有人愿意通过劳动来获得更高的生活品质,但也肯定会有一些人宁愿什么都不去做,拿着国家给的高福利去过他自己悠哉悠哉的懒散生活。长此以往,整个社会就会弥漫一种颓废之气,社会进步就成了一个完不成的任务,社会财富就会被高福利不断地消耗掉,这正是目期欧洲国家所面临的大困境。

其次,高福利让人们没了后顾之忧,生育后代的欲望大大降低,从而导致了少子化和人口老龄化。在一个不用劳动付出就可以人人活的很好的社会里,结婚生子就都成了一种额外的负担,“单飞”也可以,“无后为大”也没什么问题,还有西方社会所培养的自私自利,都导致传统家庭结构的“过时”和“被嫌弃”。这些年,过低的结婚率和生育率,还有人们寿命的不断提高,都导致了欧洲国家人口结构的普遍老龄化。目前在世界人口出生率最低的25个国家中,欧洲国家就占了有22个,而且欧洲国家中已经有18个国家出现了人口的负增长。从生育率上看,德国2014年是1.44,法国是2.0,英国是1.8,整个欧盟的平均生育率是1.6!这些数字可谓触目惊心,生育率达不到2.0,那就意味着人口只能逐年减少,对此似乎神仙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再次,高福利拉抬了人力成本,本国人力用不起,那就只能用外来的了。欧洲国家自己国内的劳动力价格实在太高了,这对域外劳动力必然会产生极大的一种吸引力。而不管是通过正当途径进来的劳动力,还是通过非法途径进来的“偷渡客”,还是那些中东来的难民,这些人的进入,在确实解决了一部分劳动力紧缺的燃眉之急以后,剩下的就是尾大不掉的外来人口导致社会大混乱这个大难题了。默克尔对中东难民的态度的转变就很能说明这个问题。在最初的“敞开怀抱”以后,默克尔就很快就尝到了难民忘恩负义的滋味。难民们到处惹是生非,少数难民更是无恶不作,而德国民众很快就变得一边倒的去指责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这样就逼的默克尔不得不改弦易张,最后只好收紧了德国收容中东难民的那扇“圣母之窗”。

最后,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给欧洲国家带来的还不止是一个社会动乱问题,还有一个社会结构问题。咱们还是拿法国来作例子。在法国,穆斯林群体的融入一直是一个焦点问题。据2017年的非官方统计,法国约有450万的穆斯林人口,占了法国总人口的7.5%。这个比例是相当大的。除此之外,穆斯林人的生育率还远远高于法国本地人,也就是说,假以时日,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占比就会自动的逐年提高,哪怕你以后不让一个穆斯林进来也不行。随着族裔间人口比例的不断变化,法国会面临着更多的社会问题和社会动荡。

高福利“能高不能低”想象会使得欧洲国家最终“破产”

福利问题有个很无语的现象,那就是凡是福利,都是“能上不能下”的。法国的“黄背心运动”就是由这个“能上不能下”引起的。法国政府不过是把柴油税每公升上涨了7欧分,汽油税每公升上涨了4欧分,这还是为了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减少地球环境恶化所做的“正义”承诺。没想到这点福利的减少,就引得法国民众群情激昂,给马克龙来了一场影响极大的“黄背心运动”。当然,你也可能会说,法国的油价比我们的还贵,再涨当然会使得法国民众受不了。但你别忘了,在法国,油价是贵了点,但不是还有其他方面大量的高福利吗?法国民众在游行示威时,为什么就不想想自己就因为生在法国,就有了有高福利的待遇,就已经要比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生活富足,工作愉快了,就这一点燃油锐就上调就不能忍?说到底,这就是给高福利惯出来的毛病。

高福利养成了欧洲民众的贵族心态,为了满足这种心理需要,政客们就必须在高福利政策上不断加码,政治精英一到换届选举就会给选民许诺更多的好处,以换取选民们手中的选票。比如,随着英国12月12日的大选的临近,英国工党党魁科尔宾就抛出了两项夺人眼球的承诺:一是让全国家家户户都免费使用全光纤宽带,一是在英格兰提供免费的全民牙科检查。听起来,这两项“施政措施”都是小打小闹,但你要知道这是在福利开支已经占比25.9%的英国,英国可是一个缺钱的国家,不然它也不会脱欧了。科尔宾的承诺能不能吸引到选票先不说,单说他这种为了讨好选民就如此不择手段信口许诺就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做法了。

就因为社会福利只能高不能低,所以没有那个政治人物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消减那个高福利去。这样就只能导致福利开支越来越大,在GDP的占比越来越高。在欧洲国家经济普遍不太景气的情况下,这种福利越来越高的现象无疑就是在饮鸩止渴、就是在挖肉补疮。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高福利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欧洲国家不能很好的解决好福利高低这个“度”的问题,还是让福利开支在GDP中的占比越来越高,那么总有一天,过高的福利会变成一剂真正的毒药,让欧洲国家彻底失去他门保持了几百年的优越地位,那样贵族变成破落户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 福利,欧洲的福利制度究竟是好是坏?已关闭评论
  • 11 views
    A+
发布日期:2021年02月20日  所属分类:SEO小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