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希腊史22:从提洛同盟到雅典帝国—雅典是怎样成为海上帝国的?

雅典:希腊史22:从提洛同盟到雅典帝国—雅典是怎样成为海上帝国的?

提洛同盟示意图(提洛岛位置图)

雅典:希腊史22:从提洛同盟到雅典帝国—雅典是怎样成为海上帝国的?

  公元前478年,希腊、爱琴诸岛和小亚细亚的一些城邦形成新的同盟,同盟金库设在提洛岛雅典。它的目的原是为继续对付波斯联合作战,后成为雅典称霸工具。前454年同盟金库迁到雅典。公元前404年,由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战败,雅典被迫解散提洛同盟。

雅典:希腊史22:从提洛同盟到雅典帝国—雅典是怎样成为海上帝国的?

一雅典、提洛同盟的成立 希波战争地图

雅典:希腊史22:从提洛同盟到雅典帝国—雅典是怎样成为海上帝国的?

  公元前480年雅典,第二次希波战争爆发,波斯大军突破温泉关后,雅典所在的阿提卡地区已无险可守。雅典人眼见波斯大军兵临城下,但希腊联军还没有集结完毕,于是雅典执政官提米斯托克利(Themistocles,前525~前460)果断放弃雅典城,将所有人民和财产转移到船上,自始掀开了雅典人的海上征途。虽然波斯人攻入雅典,并烧毁了空城,但雅典真正的力量已经在海上积聚了起来。当年秋天,雅典海军在萨拉米斯(Salamis)海战中击败了波斯海军,切断了波斯陆军的补给,迫使他们退回马其顿与色雷斯一带。

萨拉米斯海战

  萨拉米斯海战后,雅典海军名声大噪,借着这股锐气,他们乘胜追击,于第二年攻入小亚细亚,波斯见大势已去,无奈和希腊诸城邦签订了合约,第二次希波战争结束。尝到了海军的甜头,雅典以“为了准备下一次波斯进犯”为名,联合小亚细亚和爱琴海诸岛城邦,结成军事同盟。因盟金库曾设在提洛岛上的阿波罗神庙,故称“提洛同盟”,也称“第一次雅典海上同盟”。入盟各邦可以保持原有的政体,同盟事务由在提洛岛召开的同盟会议决定,按入盟城邦实力大小各出一定数量的舰船、兵员和盟金。

二、提洛同盟性质的演变  公元前479年希波战争结束后,雅典同盟的性质逐渐发生变化。下列事件可以说明雅典帝国是怎样形成的:公元前476年,雅典人从波斯人手中夺取斯特里梦河畔的爱昂(Eion),把城中的居民变为奴隶;接着,攻下爱琴海的斯基洛斯岛,把包括多洛皮亚人在内的居民变为奴隶;公元前472年,征服卡利斯图,强迫其人盟。公元前468年攸里梅敦河战役以后,雅典已然成为东地中海地区的海上强国,综合国力大为提升。此后,雄心勃勃的雅典人便肆无忌惮地推行霸权主义政策,公然奴役它的同盟者——公元前466年,纳克索斯脱离同盟,经过围攻,纳克索斯人不得不归顺于雅典;公元前465年,雅典派军围困暴动的塔索斯人,在被围困的第三年,塔索斯交出战舰,放弃大陆上的领土,缴纳盟金;公元前457年,雅典与埃吉那发生大规模海战,两年后,埃吉那投降,拆毁城墙,承诺缴纳盟金。这期间,雅典的主要军事目标由打击波斯人,转变为制服提洛同盟各国,雅典与提洛同盟诸邦之间的同盟关系逐渐走向敌对关系,雅典同盟也随之逐渐演变为雅典帝国。

  公元前467年以后,在很大程度上受雅典人支配的提洛同盟盟金不再主要用于抗击波斯势力,而被雅典人主要用于以下五个方面:一是继续大力扩充雅典海军;二是控制和奴役提洛同盟成员国;三是发动新的攻势,谋求占领更多的波斯领土;四是与斯巴达及其同盟者作战,企图称雄全希腊;五是购买粮食,养活部分人居城市的雅典公民。这些行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强雅典的综合实力,与提洛同盟抗击波斯侵略的宗旨是格格不入的。

  公元前453年,雅典借故将同盟金库由提洛岛迁至雅典卫城,此举令雅典一劳永逸地摆脱了同盟议会的控制,不受约束的使用盟金,这标志着雅典同盟彻底蜕变成为雅典帝国。

三、雅典对提洛同盟成员的控制  在公元前430年雅典公民大会上,雅典将军伯里克利发表演说,明确指出,“假如在危难时刻你们当中确实有人曾认为放弃帝国是一种正直的行为,那么,如今放弃这个帝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坦率地说,因为你们维持帝国靠的是一种暴政”。伯里克利作为雅典极盛时期的政治领袖,一语道出了雅典统治帝国所遵从的武力统治原则,历史事实亦确实如此。

  雅典的武力统治原则从其对各反叛属邦的武力镇压中也可见一斑,如公元前446年武力镇压优波亚岛诸邦的反叛,公元前440~公元前439年武力镇压萨摩斯的反叛,公元前432年武力镇压波提狄亚的反叛,公元前428~公元前427年武力镇压列斯堡的反叛,公元前412年武力镇压开俄斯、米利都的反叛等等。随着雅典实力的日益壮大,屈服于雅典强大的武力之下便成为各属邦无法避免的必然选择。

  公元前426~公元前425年,各属邦每年缴纳的盟金额已由最初的460塔连特、战前的年均600塔连特,猛增至1300~1500塔连特。为保证各地盟金安全如数地运抵雅典,当政者采取了严密的防范措施,克莱尼阿斯法令的颁布实施正说明了这一点。在盟金的征收、运送、核定三个环节中,雅典都予以严密监控,盟金数目短缺,亦或是运送过程中出现差错,其相关负责人都要受到相应惩罚。

帕特农神庙

  伯里克利就曾对雅典挪用属邦盟金发表过这样一番言论,“雅典并不欠各盟邦的钱财,因为,雅典替他们打仗,赶走了波斯人,而各城邦没出一匹马、一条船、一支重甲兵,只出了些钱罢了,这笔钱已经不属于出钱的人,而是属于取用的人了,因为我们已付过取用的代价”。可见,雅典已在心理上和行动上将这些提供金钱的原提洛同盟诸邦视作可任意宰割的羔羊,雅典已然成为属邦盟金的合法使用者。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建设帕特农神庙。

  在政治上,雅典倾向于提洛同盟诸邦建立与自身政体相同的民主制政府而非寡头制,因为由雅典支持建立的民主政体更有可能忠于雅典的民主政治,当寡头贵族试图夺取政权时,雅典拥有可以依靠的力量,然而,寡头派总是理所应当地寻求伯罗奔尼撒人的帮助”。修昔底德在其著作中所提到的萨摩斯政体变革即为其中一例。变革政体后推行民主制的萨摩斯始终对雅典保持忠诚,即使公元前405年雅典处于被斯巴达从陆上和海上包围进退维谷的境况之下,萨摩斯依旧是雅典最坚实的基地,直到公元前404年被斯巴达海军副将吕山德征服。

  在司法制度上,作为公元前5世纪后期雅典帝国最高司法机关的雅典民众法庭,从表面上看似乎依然是雅典城邦的法庭,是雅典城邦的民主机构之一,但它所行使的权力已大大超出雅典城邦的范围。在希波战争期间,雅典在协定中加入一项条款,即所有在雅典缔结的商业合同产生的纠纷必须在雅典法官面前用雅典法律审理,这样一来被告就不得在其当地法庭受审。约公元前415年,演说作家安提丰所撰写的演说词当中,他的一位米提列涅诉讼委托人被控犯有谋杀罪,这位委托人在雅典法庭上申辩说,指控他的那些人杀害了案件的主要证人,因此他们做了一些“连一个城邦都无法去做的事情,那就是在没有经过雅典人民允许的情况下,判处一个人死刑”。由此可见,雅典城邦的民众法庭的权力已扩及至整个帝国的范围。

四、雅典帝国的解体  雅典以武力统治为基础,从政治、经济、司法等方面对原提洛同盟诸邦进行全面控制,然而,雅典的武力统治招致各属邦的强烈不满和反抗,在其宿敌斯巴达人、波斯人的鼓动和挑唆下,属邦的反抗和帝国统治集团内讧,导致雅典海上帝国难以维持长治久安,随着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进行,帝国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败。

#希腊历史# #帕特农神庙# #希波战争# #战争史#

  • 雅典:希腊史22:从提洛同盟到雅典帝国—雅典是怎样成为海上帝国的?已关闭评论
  • 9 views
    A+
发布日期:2021年02月15日  所属分类:SEO小工具